阳光鹿童康复中心
导航
阳光鹿童康复中心
搜索
关闭导航

离开海关,是最艰难的决定

辞职,对于一名国家公务员而言,在很多人眼里是难以理解的。从海关辞职,对我而言,同样是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记得离开海关的前一天,我坐在最后一次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办公桌前,向每一位认识或不认识的海关同事发送着临别感言,从下午两点一直到第二天的凌晨两点,心中万般不舍,于领导、于同事、于二十年的海关事业,点点滴滴,心头如波涛般汹涌,回忆如潮水般袭来……
可以说,在我人生第一次遭受大的挫折时,是海关给了我最大的帮助。记得就在高考那年,先是临考前突发气胸住了2个月院后不得不紧急应考,后是高考成绩出来后虽然上了一类本科线,却未能被录取,追究原因才发现只因为体检报告上医生的书写疏忽导致档案差点被放入死档……正当无望的我被迫要复读一年时,上海关校给我打来电话,送来了录取的佳音。海关对我来说是事业的起点,更是生命的福音。


离开海关,是最艰难的决定
1995年,刚刚毕业的我来到北京海关工作,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书生孩子成长为一个业务骨干,在基层摸爬滚打十二年,领导的关怀、同事的帮助,使我在那段紧张忙碌的生活中实实在在收获到成长和进步。每当我想到自己曾用所学的知识和积累的经验,帮助报关企业诊断问题顺利通关,心中都会涌起一种深深的职业自豪感。2007年我来到总署工作,有幸站在了一个更高的平台上,把自己积累的一线业务经验与全国海关的同事们交流,参与制度建设,设计更符合海关发展需求的业务系统。从基础操作到业务管理,我感受到自己事业的一步步发展,对海关充满了感激。我想如果不是家庭的际遇,我一定会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二个二十年继续奉献给中国海关事业。

离开海关,是最艰难的决定

而让我“不得不辞职”的缘由,还须追溯到2000年。初为人父的我与其他的父亲无异充满着兴奋,沉浸在每天陪伴新生可爱女儿快乐成长的无限喜悦中。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女儿走路的姿势与其他小朋友不太一样,看着有些别扭,这才觉得有些不安。我带女儿跑遍了北京各大医院,但得到的都是这样的诊断结果:“您的孩子是脑瘫,没什么太好的康复方法,只能带她进行必要的训练,未来怎样我们也很难说。”难道如此一个聪明可爱的孩子,以后都不能像其他同龄孩子那样欢快地奔跑?甚至,可能连最简单的,像普通人那样走路都会成为一种奢望?那一刻,我真的感到十分无助,也看不到未来的希望。而就在此时,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认识了协和医院的李光玉大夫。当亲眼见到一位原本连站起来都困难的孩子,经过他的治疗,最后能毫不费力地爬上楼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己孩子康复的希望。


离开海关,是最艰难的决定

就这样,我与爱人每周末带女儿去接受治疗。李光玉大夫的治疗方法很独特,需要通过按摩方法帮助孩子放松深层的肌肉痉挛。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远远不足以形容女儿在治疗中承受的巨大压力。回想起女儿每次坐在车上准备去治疗时禁闭的双眼、冰冷的小手,还有按摩时她那撕心裂肺的哭声,泪水还会时常模糊我的双眼。我每每心痛地想,这小小的身躯,却必须要承受一份本不该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承受的痛苦,这种痛苦即使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讲都是难以忍受的啊!多少次,我都几乎不忍心再让女儿去按摩,但是看她一天天逐渐好转,走起路来不再像从前那样吃力,姿势也协调许多,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在整个治疗过程中,一方面我为她承受的痛苦感到难受,另一方面,当我作为一个父亲,看着女儿在面对痛苦时逐渐坚强的意志和成熟起来的心智,也会有一丝慰藉。直到有一天,当她坐上车时不再恐惧,而是能够平静地等待,按摩时即使浑身大汗淋漓也会咬紧牙关,那一刻我不再是心疼,还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心情——仿佛第一次听见孩子喊我爸爸,又仿佛第一次看到她奔跑的身影。


离开海关,是最艰难的决定
十年的康复时光转瞬即逝,随着女儿的完全康复,我们的生活似乎也真正地“步入了正轨”,她像普通小朋友一样去上初中,而我一如既往地专心于海关的事业,日子似乎就会这样一直过下去了。直到2011年12月,一则消息突然让我们宁静的家起了波澜,李光玉大夫要退休了。李光玉大夫是一位名符其实负有仁心、仁术的医者,从接触第一名脑瘫患者直到退休,可以说他从未停下脚步。三十多年如一日,风里来雨里去,救治了无数脑瘫儿童,为无数家庭带来了希望。让我印象极深的一件事情就是2003年非典期间,因为孩子们不方便坐公交车去医院治疗,他便买了自己的第一辆汽车,开着车去孩子们家里为他们按摩。

由于李大夫全身心都投入到患者的治疗和康复方法的探索上,这么多年都没有时间把自己这套脑瘫康复方法系统地进行整理,这就意味着他一旦退休,很多孩子就没机会再接触到这种有效的康复方法。他这么一离开医院,又不知有多少家庭将因此失去了希望。他们也许刚听说李光玉大夫的名字,想带着孩子来试一试;也许刚看见孩子在治疗下有了起色,又因李大夫退休而不得不中断治疗;也许还有千百个家庭,本来有机会能让自己的孩子在这种治疗方法下康复,却只能在一家家医院的诊断报告中绝望。这些都搅得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于是我和爱人商量再三,决定卖掉自己的房子,筹集资金建立阳光鹿童康复中心,让李光玉大夫能够继续救治更多的脑瘫儿童,能够将自己多年的康复经验传承下去。

源于感恩的创业,并非一帆风顺。从最初选址到找施工队进行改建和装修,再到取信家长,让他们安心地将自己的孩子带来接受治疗……一切都充满了挑战,看着已经辞职的妻子没日没夜地为中心的孩子们操劳,日渐消瘦,我的内心十分焦急,辞职与她共同为脑瘫儿童康复奉献一份力量的念头也一天天强烈起来。无数次我彷徨犹豫过,毕竟这是要告别一个自己深爱的岗位,一份自己奉献了二十年岁月的事业,还要告别自己熟悉的领导和同事们,其中的不舍一言难尽。
离开海关,是最艰难的决定
现在我虽然离开了海关,无法再履行把守国家经济大门的光荣职责,但是当我看到随着阳光鹿童脑瘫康复技术的传播,为一个个脑瘫儿童带来康复的希望,为他们的家庭带来快乐与幸福,我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海关的金钥匙,曾经打开了我的事业之门,给了我责任感和职业精神,这把金钥匙,也会为我打开人生的另一扇门,使我能承担起这样一份同样神圣的使命,我想我和海关的缘分是永恒的。
如今,阳光鹿童康复中心在短短的2年里已经收治了近百名脑瘫患儿,并且在太原和鄂尔多斯还设立了分中心,能够取得这样的成果,海关的领导和同事们给了我巨大的精神支持。
离开海关,是最艰难的决定
 
海关是我永远的家!祝福你,祝福每一位坚守在海关岗位的同事们,我们都将一路走好!

 

扫码关注阳光鹿童公众号

扫码下载小鹿在家App

北京阳光鹿童康复中心作为5A级社会组织,专注儿童康复技术的研究与推广,在儿童肢体运动障碍、精神行为障碍、学习认知障碍领域建立了一套科学完善的康复体系。

电话:400 088 7995 /010-80787950 / 18911886927

给我们写信: kids@deerkids.com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北七家名流花园综合商务楼

北京阳光鹿童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备案号:京ICP备1202367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