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鹿童康复中心
导航
阳光鹿童康复中心
搜索
关闭导航

哥哥等等我

窗外的枝丫肆意的生长,无数的叶片渐渐的相互交错在一起,即使有成千上万的叶片,它们也存在着千差万别。

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的外貌相同,性格迥异。就犹如型似经脉非似的叶片一样,他们就是双胞胎。

2011年2月10日这天,在秦皇岛一家普通家庭中,迎来了两个小生命,一家人还没享受双胞胎兄弟俩带来的喜悦,双胞胎弟弟——允允就被查出先天性心脏病。

哥哥等等我

妈妈看着小眼睛还未睁开的孩子,伴随着孩子的哭声,妈妈揪着心,在照顾允允时也加倍的注意,但还是由于抵抗力较低,允允周期性的往返于医院,小兄弟俩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弟弟刚刚住院,哥哥也因细菌感染,高烧不退。

允允在8个月的时候,因重感冒再加上先天心脏缺损的原因,病情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当地无法治疗,允允被转院到北京医院的重症病房,整整7天就像是漫长的一个世纪,在抢救的过程中小允允缺氧,导致从监护室出来时,思维意识感很差,看到爸爸妈妈时都没有反应。但那个时候允允一家人并不知道短暂的几秒钟缺氧,会让孩子欢乐的童年被枯燥的康复训练占的满满的。

这次手术将家中所有的积蓄一洗而空。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孩子从命运的魔掌中挣脱了出来。

由于承担不起昂贵的住院费用,允允从重症病房转到普通病房时,只待了十天左右一家人就回到了老家。

就在准备为孩子过一周岁生日时,细心的妈妈发现,允允开始不爱使用左手了,而且一向学东西很快的允允,却怎么都没有走起来。即使能扶着东西走路时,左脚脚后跟不能自如的放平,左腿也基本抬不起来。

又观察了孩子几天,发现情况越来越糟糕,便带着孩子跑遍秦皇岛各大医院,拿着各项检查报告,医生一句:没有问题。就匆匆的将允允及妈妈打发走了。

哥哥等等我 

那个时候并不知道有脑瘫这个病,允允妈妈说:允允一直学东西都很快,根本没有想到沾上脑瘫。

转眼间,小哥俩就一岁半了,哥哥早已能脱开妈妈的手蹦蹦跳跳了,而弟弟依然由妈妈牵着手,放开手走路总会摔倒。妈妈和家人商量过后,带着允允来到北京。先后去了几家知名的医院进行检查,医生冷冰冰的和允允妈妈说:偏瘫。

“偏瘫”两个字,就像一阵台风,毫无预兆的卷走了妈妈所有的憧憬,妈妈回过头看着身边的孩子,紧紧的拥抱在怀中,她恨不得得病的是自己,而不是年幼却天真可爱的孩子。

妈妈听了医生给在处方上机械性地写下几种营养神经的药,并给允允配穿了矫正鞋,就这样妈妈拿着药带着允允,和那双日后让允允越走越严重的矫正鞋回到了秦皇岛。

日子好不容易开始放慢了脚步,允允穿着矫正鞋,勉勉强强能自己行走,刚刚看到允允露出了天真的笑容,上天却还是将不公硬强压在这个早已贫困潦倒的家庭中。

在允允出生那年被查出有肝炎的允允爸爸,为了孩子的健康不顾劳累,孩子们都刚刚有所好转的几个月后,让这一家人在大雨倾盆而至的深夜,叩响了急诊的大门,当拿到医院检查化验单时,一个家男人是唯一的顶梁柱,然而顶梁柱在这个家庭中悄悄地发生着变化。化验报告单上写着:肝硬化——门脉高压。一行黑色的大字,像是要将所有的希望都吞灭。

由于是急性,每两个月都要进行手术,家里为了老二允允,早已花尽积蓄,允允爸爸的手术也迫在眉睫,允允妈妈看着自己最亲最爱的人,内心在不断的挣扎,她下了下狠心做了一个决定:卖房子!

允允妈妈说:我从不怨天尤人,我希望用我的爱和行动,让日子越过越顺利。

哥哥等等我

就这样一直坚持着,一个女人用柔弱的肩膀担起了家中所有的苦难。有句老话说:祸不单行。苦难不断的冲刷着这个看似幸福的一家四口。

眼看允允马上就三岁了,由于是先天性心脏病,医生嘱咐三岁前如果能自我愈合,就可以不用做手术。但是天公不作美,妈妈只好拿着四处借来的钱,在允允三岁半时才凑足了手术费,做了心脏愈合手术。脆弱的小心脏上架起了一个看似强大的桥架。小小的年龄,一次次地接纳着本不属于这个年龄该承受的事情。

或许是命运让小哥俩经历了太多,他们像小大人一样,从小就格外的懂事,看着妈妈忙里忙外,为了这个家常常都不舍得多吃一口。小哥俩心疼着妈妈,常和妈妈说:等我长大了,挣钱了,我就让您过好日子。

面对懂事但命运总是给予坎坷的孩子,面对相互扶持的爱人,允允妈妈自我鼓励,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她一定要撑下去。

由于允允能够独自穿衣吃饭,在穿矫正鞋这件事上,妈妈并没有太在意,直至在一天清晨时分,允允和妈妈说:鞋不舒服。妈妈才注意到允允穿矫正鞋的那只脚,相比另一只脚明显小了一圈,稍稍有些变形。允允妈妈开始意识到事情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她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带着仅有的200元再次来到北京,奔波在北京各大医院,饿了就吃一个馒头对付,晚上偷偷的躲在部队医院候诊大厅里熬到凌晨,每当凌晨时分一束束手电筒的光源扫过允允妈妈身上时,允允妈妈只感觉到周遭沉默的如死寂一般,只能听到自己的心恐慌的跳动着。每一夜就在无助与担心中度过。

奔走在北京各大医院十多天,依然迟迟没有任何结果,眼看带出来的200元所剩无几时,无奈的又回到了老家。

回家的日子用度日如年再贴切不过了,允允脚变形的越来越厉害,走路不仅仅是姿势异常,时常都会摔倒,脊柱也开始逐渐变形。允允肩膀左侧衣领与袖子的走线处就像灌了铅一般,它们沉沉的下滑到肩膀下,即使是炎热的夏季,它们还是会无情的将允允的肩膀裸露给毒辣的阳光。

妈妈一切都看在眼里,却疼在心里,她不断的安慰允允,自己的内心却无比的焦虑,找不到治疗偏瘫的好方法,看着懂事的孩子一天天长大,却不能独立行走,焦虑、无助、担心汇聚成无形的力量,它们就犹如一团赶不走的乌云,阴晴不定。

或许是这个在照顾孩子与丈夫手术之间奔波的女人—石玉双。感动了上天,在守护丈夫期间,社会爱心组织了解到这个家庭的不幸。通过爱心人士的帮助,允允的妈妈与阳光鹿童康复中心结缘。妈妈抱着一线希望拨通了阳光鹿童康复中心的电话,电话中阳光鹿童的负责人详细且耐心的解答着允允妈妈所有的顾虑。

在丈夫出院后,允允妈妈再次带着允允来到了北京,走进阳光鹿童见到了李光玉主任,李光玉主任为允允做了检查,并说孩子能恢复到正常孩子水平。

哥哥等等我

石玉双仿佛看到了一团明亮的火焰,在逐渐驱散着周遭的黑暗。

但是面对康复治疗费用时,让这个刚刚松了一口气的妈妈又眉头紧锁。阳光鹿童负责人像是看穿了允允妈妈的心事一样。详细了解过允允一家的遭遇后,为小允允申请了为期一年的救助费用。

在救助的这一年治疗中,石玉双说:允允刚来中心时,脚跟不能放平,肩膀严重倾斜,由于走路总是摔跤总是需要人抱着。现在经过一年的康复训练,允允已能自由的独立行走,脚跟也放平了。再也不用牵着手走路了。时常还能看到小哥俩追逐的身影。

每个周末有爱心志愿者都会来到阳光鹿童,他们与孩子们坐在一起,做做游戏亦是教孩子们写字画画。允允现在会写的字都比哥哥多,只要教允允一遍,即使过去多日,他依然能倒背如流。

允允常常拿着自己做好的手工告诉哥哥:哥哥,虽然我们没有一起念书,但我也会努力。这个手工我教你怎么做。

哥哥等等我

直到现在依然还记得小允允的愿望就是:哥哥,等等我,我想和你一起上学!

多么乖巧的孩子,你应该受到上天的眷顾。愿你的人生不再有磨难,我们会让更多的爱将你仅仅包围,让你早日康复,背上你的小书包,和哥哥一同走进学校。

扫码关注阳光鹿童公众号

扫码下载小鹿在家App

北京阳光鹿童康复中心作为5A级社会组织,专注儿童康复技术的研究与推广,在儿童肢体运动障碍、精神行为障碍、学习认知障碍领域建立了一套科学完善的康复体系。

电话:400 088 7995 /010-80787950 / 18911886927

给我们写信: kids@deerkids.com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北七家名流花园综合商务楼

北京阳光鹿童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备案号:京ICP备12023675号-1